您当前的位置:里木门户网站>国际>新2018uc看不了黄啊-“网红”南笙

新2018uc看不了黄啊-“网红”南笙!

2020-01-11 12:19:36   作者:匿名   点击:884

新2018uc看不了黄啊-“网红”南笙

新2018uc看不了黄啊,有句老话是“时势造英雄”,换到今天,可以改写一句“时势造网红”。

在网络时代里,“草根们”各凭本事,成为新的弄潮儿,有的持续走红,有的销声匿迹。而网络赋予他们的人气,成为一种快速变现、通向名利的工具,所以,越来越多的人,翘首以待,成为网红。

90后南笙,是第一拨靠照片走红网络的人,网络,让她收获了名气,也让她备受攻击。在她看来,网红,这个词很搞笑,一个大林子,什么样的鸟都有。

作为一名“资深”网红,她已经完成了从“豆瓣女神”到“十八线女明星”的华丽转身,她说,红,只有靠作品,才不会是泡沫。

封面新闻“与时代对话”第四辑:南笙。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路延

许多见过女明星的人,第一眼,总是惊叹,呀,她本人比电视上好看!

大银幕,或许是最没有情面的东西,一些不完美,人眼自动忽略了,它不,拎得清清楚楚,你以为大脸盘子的,现实中刚刚好,一些自诩不输女星的,上了镜,或许就泯然众人。

所以,不要轻易说人:照骗。

91年生人的南笙,是第一拨靠照片红遍网络的人,你不一定知道她的名字,但一定看过她的照片。

网络,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键盘后面躲着无法评判的自由,“他们”,能把你夸成花,也能把你批成泥。

所以,当南笙录《天天向上》时,“幻灭”声不绝于耳。一些所谓的黑料迎头赶上,南笙说,那也是她争议最大的时期。

第一反应是什么?关你屁事。

几年过去,曾经的“豆瓣女神”,已经变为自己口中的“十八线女明星”,各种戏都在拍,面对争议,心态也在悄然改变:好的坏的,照单全收,有一些理智的,我很感激,恶意抹黑的,该撕就撕。

这个25岁的姑娘,是一个清醒的人。

与其被黑,她说担心的,应该是没有作品:如果大家关注你,是因为你的作品,那么这个“红”就会很牢固,你不会像泡沫一样。

“网红”,是个很搞笑的词

走红网络,在南笙的意料之外。

2012年春节前夕,她在豆瓣上传了一组民国女学生照,清纯复古,走红网络。

在许多人的想当然里,这也许是一场蓄谋。南笙直接反击:人如果能预料到自己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少一些乐趣。

走红前的她,称自己为“怀揣梦想的无知少女,无所事事,一无是处。没有稳定的工作,偶尔做模特,唱歌来维持生计”。

她说,当时在拍其他照片,结束后,刚好有一套这样的衣服,就穿上拍了,如果没记错,那还是她的演出服,淘宝包邮,只要58元。

“我在网上最红的时候,也不懂打扮,又穷又土。”

网络的出现,是打破界限而又自成一体的,正是如此,这也是区别于其他时代的原因。

那一组“女孩子天性爱美,以供老来回味”的照片,在还不是全民po照的年代,迅速引爆网络,豆瓣、人人、社区……在当时的网络流行应用里,处处都是它的流经之地。

照片走红,成为一种特有的成名方式。

“通过社交媒体,说不定你干个什么事引起关注,就可以成为网红。现在,很多女孩知道了这个形式,所以会有那么多铺天盖地的写真。”

在她看来,对很多人而言,网络是一条捷径:你又美,又有脑子,你就可以活得很好。

“我讲的比较直白,你有美,你可以用美引起关注,然后去赚钱,比如开店,打广告,开直播,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

当然,不会只有好。这有点像狄更斯的《双城记》开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因为新媒体实在是太快了,你做的一切事,都在被迅速的传播和遗忘。”

比如现在po一组照片,再也无法红成南笙、张辛苑、奶茶妹妹,就像前几年,在天涯发穿搭贴的papi酱一样,但风头一转,做有特色的段子型短视频,人气一来,又能风头无俩。

网红,这个特定时代的产物,正是站在风口的人,只是人为的元素,早已超过自然的元素。

作为局内人,南笙对网红有自己的看法:“这个词就是很搞笑啊,就是一个大林子,什么样的鸟都有。”

只是,不同的鸟儿,都在寻找自己的一角天空,它们想要的,也许不同,飞翔的高度,也不同。

照单全收,该撕就撕

网络犹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对南笙而言,网络成就了她的盛名,也让她备受争议。2014年,她录《天天向上》,招黑无数,有网友称照片与本人出入大,女神形象幻灭。

有媒体人,曾经如是评价,镜头,本就是不饶人的,南笙本人,白皙精致,或许不够立体,但谈不上“照骗”。

但网络,从来不是清净之地。有些人,只选择自己认为的事实,在网络的掩护下,随意评价,甚至肆意攻击,宣泄情绪。

南笙最初的反应,是自黑。

“虽然已被黑到脸过敏,但想起之前跟友人打赌,说被黑上热搜就给我50块,稍稍有点安慰。”比如,录《天天向上》被黑后,她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买单的,不买单的,都有。但她需要负责的,仍然是对自己一个人。毕竟,她选择的路,依然是在台前,言论,是又爱又恨的一部分。

多了几年沉淀,她似乎更会和自己打交道了。

“有的人说得蛮对的,我确实不是360度无死角,这也没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拍照,是她可控的,“我太知道自己哪里好看,怎么样的造型好看,所以我就尽量好看呗。”

拍戏,是她不可控的,“剧组不是我开的,不是我想要啥就给我弄啥造型,我说头上别给我整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头饰吧,太土了,别人能同意吗,我又不是当红的小花,没灯光就忍忍吧,拍最丑的角度也算了吧,嫌我脑门大等我有空就去植发吧。”

同样门儿清的,还有她对舆论的心态。

“有一些理智的建议,我蛮感激的,因为身在局中,有些东西自己看不见,可以把观众当成镜子,去反观自照。一些恶意的抹黑,该拉黑拉黑,该撕就撕。如果一直逆来顺受,只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弱。”

没演技就是没演技,观众不瞎

无论红与不红,摄影,一直是她的喜好。

“女孩子爱美,想留下美美的照片,供自己老了回味,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以前的小孩,每一年都会去照相馆拍照片,一点点长大、变化,这很有趣。”

许多人,只看到外在的影像,而她,在探索内在的轨迹。

“以前,很喜欢筱山纪信、david hamilton;后来,又喜欢上田义彦,川内伦子;目前,最喜欢山本昌南,我买了他所有摄影集。”

从筱山纪信到山本昌南,是一个风格变化的过程,筱山纪信镜头下的少女,有一种动人的美,山本昌南,在生活的细微处见禅意。

如果说,一开始南笙的照片,类似于常见的少女写真,但现在她的照片,已经自成一体,有别于其他网红。

“以前比较肤浅,只看美不美,现在我会注意到意境和气场,东方、禅意、哲学、留白,我想往这种感觉去发展。”

演戏,则是她另一个喜好,“我从小就想演戏,比拍照还早。”

走红网络,显然让她更快获得了这张入场券,有利,也有弊。

投资商看中她的名气,有不少剧本找上门来,但好的本子,很少。

“我红时,接过一些消耗红的作品,比如脑残网络剧。拍的时候,整个人状态是很抑郁的。后来,不红了,来找我的,反而更适合。”

她想要的,显然不同。比如,她喜欢的女演员,阿佳妮、金敏喜、余男、颜丙燕、齐溪等,无一不是演技派,还有一种力量。

“想成为”和“当下”,并非一蹴而就,距离还很大。演技差,也是她被人诟病的地方。

“没演技就是没演技,观众还是不瞎的,大家现在都挺懂的。”

而她,听得进批评,一直在前进的路上。

“作品永远第一位。比如,所谓的网红,其实都不是红,你只是引起了关注,如果大家关注你,是因为你的作品,那么这个红,就会很牢固,你不会像泡沫一样。”

许多人对她的印象,依然停留在照片上,她期许,能用真正的作品打破,不让名气,成为一个泡沫。

“我不想南笙的风头,抢了角色的风头,希望有好剧本,找到一个好角色,去刷新这个固有形象,去接很多不同类型的片子,什么都去尝试。”

她曾经拍的《向北方》,就是这样的片子,还入围了西班牙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

“很冷门,现在不会有太多人去看这种电影了,有情怀的人喜欢。我老板李小婉,她看过后,说她给电影打95分。我很开心。”

这样的事情,看到的人不多,但留下的评价,多是真诚的、欣赏的,而南笙所想要的,或许正是如此,哪怕冷清一点,却有回响。

网红,不过是时代的一个印子,每个人选择的,是自己想看到的,而南笙选择的,也只是她自己。

bet5365首页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