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里木门户网站>财经>打着增持幌子掩护撤退,ST罗顿实控人增持未完又减持

打着增持幌子掩护撤退,ST罗顿实控人增持未完又减持!

2019-11-05 17:36:34   作者:匿名   点击:2849

他增持缓慢,凶猛如虎。

在增持的幌子下,虚张声势增持已成为一些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股东的常用策略。

10月15日开盘后,实际控制人被监管部门调查拘留的消息很快将st Rotten (600209.sh)推到了极限,股价接近历史最低水平。此前,其实际控制人曾承诺将其持股增加不少于3500万元人民币。经过多次拖延,它实际上实现了不到10%,并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知情批评所接受。

在a股市场,增持的承诺没有兑现是很常见的。除圣罗顿外,许多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如海悦能源公司(600387.sh)、*圣高盛公司(000971.sz)都受到监管处罚。欠薪、避免定期报告、重组窗口和保持自身流动性都成为违反承诺的理由。

我们要防范的是,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虚张声势地增持股份,但他们并未放松减持。St roton实际控制人的控股主体名称,不仅没有履行增持承诺,而且在持股终止4个月后,持股数量开始大幅减少,接近持股的3.5倍。

圣劳顿不是唯一的例子。此前,胜利股票(000407.sz)和圣大陆(000571.sz)等公司不仅在不支付任何资金的情况下增持股份,而且行动缓慢。增持后不久,他们大幅减持。

愚蠢的超重

St. Rotten日晚宣布,他最近收到文昌市监管委员会的通知,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李伟已被立案调查拘留,但此事与公司无关。李薇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不会影响公司的日常运营。

根据最新披露,截至2019年9月11日,李维通过其名下直接和间接控制的三家公司持有ST Rotten 24.472%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调查开始前不到一个月,李维刚刚受到监管处罚,因为他承诺增加股份,但未能兑现。

St. Roton于2018年5月8日透露,李维和他的同谋夏军以及一些董事和监事计划在2018年5月10日起的6个月内增加他们在公司的股份。李维斯和夏军计划将股份增加3500万元至1亿元。同年5月10日至11月9日,李维通过控股的北京德岛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岛教育”)仅增持99.4万股,增持约306万元,不到承诺下限的10%。

由于提价未完成,李维和夏军立即将提价承诺期延长六个月至2019年5月10日。然而,截止日期结束时,李伟和夏军决定终止提价,因此实际提价不到承诺金额的10%。

上海证券交易所9月20日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者增持股份的计划涉及投资者对公司发展前景和投资价值的判断,这可能对股价和投资者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增持应根据公司自身的资金和业绩能力仔细确定。但是,计划一旦制定并向公众披露,就要严格遵守并及时实施,并对李维和夏军做出通报批评的决定。

增持的承诺没有兑现,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海悦能源、风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600715.sh)、*圣高盛和其他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都受到了知情批评,并因违反增持承诺而发出警告信。

海岳能源9月10日宣布,其控股股东陕西长安航空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航空”)被浙江证监局发出警告信。根据海悦能源2018年1月26日的披露,长安航空计划在2018年1月29日起的6个月内将其持股量增加0.2%至0.4%。同年7月,长安航空将海月能源213,000股和0.0458%总股本的增长量延长了6个月。到期后,长安航空于2019年1月决定不增持股份。

*st实际控制器的提升,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2017年4月,*圣高盛宣布其实际控制人魏振宇及其控制下的实体计划在当年4月20日起的12个月内将公司持股增加1000万股至5000万股,增幅不超过10亿元。然而,2019年1月增持表明增持计划的实施期已过,但魏振宇并未实施增持。

他答应大量增持股份,但事实上他一分钱也没付,而文投的控股股东有两个。2018年1月6日,文投控股披露,其控股集团、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莱文化”)计划在当年1月10日起的12个月内分别增持股份3亿元至10亿元。然而,耀来文化最终并没有增加持股。

精彩的理由

一些上市公司股东和监管者违反增持承诺的借口不仅多种多样,而且很奇特:它们被用来作为公司违反增持承诺的借口,比如偿还工资、避免定期报告、重组窗口、保持自身流动性,甚至“保持股价稳定”。

例如,圣劳顿,对于增持未能完成,李维将负责增加错误的时间转移。在2018年11月的公告中,李伟和夏军表示,未能完成此次增资是因为避开了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敏感期和定期报告窗口等原因。

当增持在2019年5月终止时,李伟等人甚至表示,由于增持期间资产处置和定期报告披露的密集窗口,增持的交易日较少,责任转移到市场环境的变化上,称国内金融和证券市场的变化使得增持资金难以筹集。

而st节能公司前董事长宋彬、前副董事长吴智勇和总经理雷华指责该公司未能完成增持计划。2018年1月,*st节能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吴道红、宋彬、吴智勇和雷华打算自公告之日起12个月内,用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不少于4亿元。那年八月之后,除了吴道宏、吴智勇等三人相继辞职。

2019年7月,宋彬、吴智勇和雷华写信给st节能公司。他们申请放弃加薪计划,理由是他们不再受雇于公司,公司拖欠工资,个人资金紧张,他们没有财力履行加薪承诺。然而,他们被第一节能委员会拒绝。

与上述公司相比,耀莱文化和长安航空给出的理由似乎是“诚实的”。姚莱文化(Yao Lai Culture)在1月10日的公告中表示,由于市场环境的影响,融资渠道已经收紧,其持有的文投控股股份已经被司法部门冻结,难以筹集更多资金。终止增持是以降低股票质押、冻结风险和保持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稳定为主。

据文投控股2018年9月4日披露,由于与杭州马丽科技设备有限公司诉耀来文化的私人借贷纠纷,耀来文化的2.82亿限制性流通股和2108万流通股被法院冻结。当时,耀莱文化持有的3.03亿股股份已经全部质押。自此,耀来文化所持股份因债权债务纠纷于2018年9月至2019年7月间多次被冻结。

长安航空违反增持承诺的原因更直接。在相关公告中,长安航空不仅将责任归咎于市场变化和定期报告披露的敏感时期,还直接表示此举是为了自身的资金流动性,不会继续增持海越能源股份。

当心狼

持有量增长缓慢,但下降速度非常快。一些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东在减持的同时增持,甚至没有完成增持,而是大幅减持。这是投资者必须防范的风险。

圣劳顿就是这样。公司于8月10日宣布,其股东德岛教育计划(Dedao Education Plan)将在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50万股,占总股本的0.797%。随后,从9月4日至9月11日,德岛教育将其持股量减少了349万股。

然而,德岛教育的快速减持正是李维斯此前增持的主体,李维斯持有99.88%的股份。德岛教育花了半年时间增持圣罗顿,在短短的一周内,增持量几乎达到增持量的3.5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进行削减时,德岛教育似乎对披露定期报告的窗口期没有任何顾虑。8月24日,德岛教育宣布了减持计划。同一天,st Roton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虽然在此期间没有进行交易,但两者之间的间隔只有两周。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欧洲大陆。2017年8月16日,*st洲收到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杨侑的通知,陈杨侑及其控制下的企业准备在当年8月17日起的3个月内增持不少于2亿元的公司股份。但直到2018年5月16日,陈杨侑和他的控股股东才增加了约2620万元。

然而,在增持被推迟后,陈杨侑很快开始减持。据披露,2018年9月3日至6日,陈杨侑控制的北京财智嘉华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财智嘉华”)减持了ST大陆约295万股。蔡志佳华是陈杨侑增持的主体。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该公司增持了295万股st大陆股票。也就是说,仅在增持几个月后,蔡志佳华就减持了所有股份。然而,陈杨侑表示,他没有发布任何降价命令。

该公司的一些股东不仅承诺不支付一分钱就增持股份,还悄悄地大幅减持股份。根据胜利股份的公告,2018年2月13日,其主要股东广州润克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克生”)计划在12个月内增持不少于1亿元的股份。然而,自那以后,该公司没有披露其增持的任何进展,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润克生的增持没有变化。

增持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增持实际上是一张实际支票。据披露,2018年4月18日至9月13日,广州期货陕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辉金胜利第二资产管理计划将中标股份总数减少约719万股。信息显示,润克生和资产管理计划是一致行动的。